黄粱一梦已大半

你是我未曾拥有触手可及的虚拟

看到这个图,

非常非常想试写一个需要下一盘大棋的文

觉得茗妹特别适合穿红,有黑化的感觉

特别妖艳危险,太好看太好吃了

又一个脑洞,其实很早就有了(。
是个AU


民国还是抗战还是刚解放的时候还没想好

从监狱开始

张启山是个军队的头儿

手下的一支都姓张

然后他被负责分配到看管长沙非常重要的一个监狱

张启山一进监狱被前任交接的上峰特意嘱咐
这个监狱有一间特别看管监狱
里面是高智商重刑犯
让他特别小心里面的人
不要被那里面的人算计了
一看这个上峰就是吃过亏的
张启山心里还说
都关在这里面了,还能耍什么心思和他叫板
就好奇心特别重
血液里那点好胜因子都被勾出来了
等他安排出时间去会会这个所谓的重刑犯
带着一堆人守着来了开门
里他发现里面的布局和别的普通监狱不一样
里面设置特别好
坐在那监狱里头的就一个人
还个面若桃花的年轻男人
就看他斯斯文文的坐在那个沙发里头,捏着个茶杯在那看书喝茶,头都不抬
这个张启山直皱眉,就叫他提前看的这个名字
齐铁嘴
等人抬头看了他,张启山才注意到这男人非常漂亮
眼睛大而走神,重卧蚕,脸圆润,不像是在这种监狱艰苦地方受折磨的样子,反倒养的水嫩
然后浑身上下都是儒雅的气息,半点那种他头脑里的那种猥琐奸诈的感觉没有
倒像是和个江南哪家富贵人家养的公子哥
捏着茶杯的手白而细,一看就是也不在监狱里参加劳动的类型


说话张嘴也是温润有礼的,一脸的笑模样,特别随和的样子。和新来的长官打招呼,嘴里说自己是囚犯,做小服软,可话里都是钢针。

原来这齐铁嘴是因为干盗墓,倒卖艺术品古董的生意被人出卖抓的,在原来的一条线里算是一条大鱼了。本来政府和原来的上峰还想从他嘴里撬出来点啥。


结果这人不仅是懂中国的易经八卦,奇门遁甲
而且曾经留过洋,懂得西方说的心理学
反倒把他们一群人耍的团团转
上面迫不得已换了特别有名的阎罗王张启山来治他
想从齐铁嘴那里撬出来东西
或者让齐铁嘴和他们合作
然后就看张启山和齐铁嘴怎么斗智斗勇,相爱相杀

其实我必须得说
这是一个,除三寸钉以外,全员黑化的设定
也就是说,张启山其实也是黑的
而且和齐铁嘴关系不简单
大概就会说说
齐铁嘴是怎么从这个监狱里出去的

当然少不了陆建勋先生来夺权啊(。

然后九门的大家都是什么走向

然后现在还没想好齐铁嘴和张启山的过去是穿插着写
还是单独提出来
这个特别想写

我自恋的觉得这个特别好吃
躺平哭泣
一八圈冷下去了,我只能自割腿肉,温暖自己

评论 ( 20 )
热度 ( 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