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一梦已大半

你是我未曾拥有触手可及的虚拟

突然又有了想法,码个脑洞
想写个小动物一样的八爷
看起来软软的白白的
好看又温顺
拐在身边来带着以后才知道
其实还真是个动物一样的人物
就是怎么养都养不熟
你怎么折腾
打心底里他就是不信你
试图制造一条很清楚的线划定他和其他人的界限
但他自己并不知道这条线具体在哪
所以很戒备
张启山一直想把他养成自己的
可是抓耳挠腮就是没办法
正事上手足情意齐铁嘴倒是很义气
可是感情上比泥鳅还滑溜
比如张启山想撩齐八一下
齐铁嘴根本get 不到点
或者反射弧特点长
等回了自己小香堂琢磨半天才闷头捂着被子臊一会儿
共情感特别弱
能怎么办啊,对着熬呗
怎么对着他好,他都躲
没办法只能找个夜里抓的摁床上
开始亲身逼供
齐铁嘴!你这么厉害是不是想上天?!?!
恶狠狠的就好像他说是就把他俩膀子卸了一样
半天没声音一低头看见齐八红了眼圈嘴撅老高
您这是干嘛啊我招谁惹谁了嘛
我什么都没有您给我我也没什么可还
您啥都有可我呢
我这儿跟您一比算什么啊
您这么厉害一个人能喜欢上我?
您就是图一个新鲜,我哪里玩儿得起?
张启山一听,好么,
感情这个有本事的人还有点小自卑小不自信
非常特别极其没有安全感
还打算进行一个平等公正等价互换的恋爱
这佛爷听的觉得一个头俩大
把他搂紧了长腿一压整个人都卷怀里,胳膊横人脖子上
你在瞎说我把你舌头割下来啊
我就觉得你是要上天
张启山简直想要发疯的打滚儿
你到底像怎么样啊!
齐铁嘴瞪着俩眼看他说
……我也不知道啊
张启山躺床上气的翻白眼
然后摁着齐铁嘴扒衣服,八爷这么想上天,那我先上一下八爷
给八爷一点身体上的安全感
我成了八爷的人,八爷自然就放心不少了
然后就上了呗
媳妇矫情没安全感,多半是惯的
多给他一些身体上的安慰
操操就好了
然后……就没然后了呗
还是那样,八爷跑,佛爷追,追着了摁倒了嗯嗯啊啊
八爷消停一段,然后再跑,佛爷再追
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张副官表示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就看他俩怎么折腾呗
这是他俩的情趣,虽然他也不懂为啥这是个情趣

评论 ( 11 )
热度 ( 1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