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一梦已大半

你是我未曾拥有触手可及的虚拟

一枕黄粱,性本凉薄

张启山说话,齐铁嘴向来都是听的
不管是在地上请他议事
还是地下让他跟紧身后
齐八即使万般不愿
最终也会遂了他张启山的心愿
往日如此,今日也不会例外
因一句等我出来
齐铁嘴在张府没人的偏僻客房里
点着蜡烛
朝着正对着张大佛爷和张夫人新房的方向
安静的呆坐等着
整就等了一夜
等那滚着眼泪似的蜡烛烧干熄灭
清清嗓子,抖抖长袍
日头照样升起,时间依旧运转
如此这般,不过一枕黄粱
这荒唐又不见天日的戏码,也该收场了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评论 ( 4 )
热度 ( 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