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一梦已大半

你是我未曾拥有触手可及的虚拟

这首要是能有同好剪成关周就好了
残花重开,枯树生叶
海水倒流,山川下沉
一切都在回归原点
可我却再也去不到我们的曾经
这就像一个科学的咒语
兜兜转转
依旧是我世界里永远无法解开的迷题

评论 ( 1 )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