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蓬蒿

我是春日里最先枯黄的一尾蓬蒿

© 春日蓬蒿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是我自从懂事起哭的最惨的一次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仅仅这一句话开头
就让我忍不住抱着纸巾盒趴在床上歇斯底里的像个疯子,又像个傻子
在准备一场大型的考试,马上就到尾声
我却什么都没有准备好
就像之前的小学,中学,高中,大学一样
我仿佛永远都在漫无目的的前进让自己登上顶峰
然后接踵而来一定是一次失败
我的亲人说和我相处亲近的人肯定会觉得非常累
觉得我心思沉重不像个年轻人
仿佛一潭沉郁的死水
在空间里看到这首歌背后关于中岛美嘉的故事,在音乐里我突然就明白
原来我一直在同自己拼劲全力的斗争
而导致我活的过于痛苦劳累疲惫不堪又心思深重的原因
就是在一场场数不清的同自己搏斗对抗中
我一次都没有胜利过
这才是让我痛苦挫折的原因
等...

茗妹演技真的特别好,也是编剧会抓
佛爷出事儿以后
在张家阵营里
齐铁嘴就是独挑大梁的头号人物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渐渐显露出他在张启山手下用武之地
这也整好印证了前文张启山抓着不让他跑说
八爷有才,不必过谦 这句话

老八知天命,懂阴阳,通今博古
为人处事更懂得人心难测
真是难得一员猛将
张启山这么爱惜纵容他也不是没有道理

在剧里我特别爱看齐铁嘴的眼睛

刚开始的时候睁的溜圆

一双眼睛都是灵气儿,好看得紧
后来佛爷出事儿齐铁嘴开始显山露水的时候
他的眼神最让我着迷了
我截了几张比较典型的图,应该能看出来不一样
和他畏首畏尾的时候不同
眼神里总是透着冷意,让人有点害怕
加上嘴角一勾,盯着一个地方看的时候
他眼尾神情里总是带着些狠辣算...

我总觉得
齐铁嘴不说话,不摆笑脸的时候
才是最靠近他真实自己的时候
那个冷冷清清的通透算子
也许他就不爱蹚浑水
就爱养花逗鸟儿
在这孤身一生里闲散一把
可这人架不住人气儿
齐八这么可以为张启山不顾自己
怕是这人是第一个真正闯进他这个孤独岁月里的活人吧
他对张启山感情太复杂,我真觉得不单单就一种感情可以形容的出来的。
总之
日子过的这么无聊冷清,不论是个什么结局,这人已经闯进来了,是好是坏,就陪他疯一场吧
你说不是不是啊,齐八爷

[佛八] 眼(半辆遮纱三轮小破车 短 一发完)

佛爷心里有个坎儿,最怕看见一个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情
就是啊,他看不得那九门老八齐铁嘴哭
也不能算哭,就是单纯的,掉眼泪
他见过齐铁嘴摘了眼镜儿什么样子
白白净净的站在那,持一把扇子,芝兰玉树的光景
最打眼的,还是那一双招子
桃花眼,卧蚕生得饱满,外双的眼皮子显得眼睛奇大
眼皮儿尤其薄,和卧蚕一起,总是透着那么点红色来

他知道是那人天生如此
可是细琢磨他脑子里的想法总是管不住往别处乱飞
齐铁嘴打小眼睛不好,老时候齐家人也不讲什么近视不近视,只以为是齐家窥天机遭了报应,是他命里的劫数,认定迟早是要瞎了招子的
那时候也没得镜片子帮忙,所以齐八只能用力挤着眼睛,着急使力的看东西
所以齐铁嘴眼睛总是容易又干又涩,整...

[美苏美] 老去


这是一个我用solo口吻叙述描写的一个脑洞,这是我一个人理解的solo,理解的美苏美,无关他人只有我自己。我不拥有他们
我只能脑补他们。
—————————————————————————————
你说那个苏联人?是的,当然。我在年轻的时候曾见过他,也许他不乐于承认甚至耻于我做过他的同事。那时候他也年轻,甚至比我年轻。像一颗沾染了花叶病毒的烟草,他在生长的过程中灵魂在畸形,在扭曲。但他又像是上帝的漏网之鱼,依旧健硕,强壮和不屈。当然,大概正因为这样,我和我的另一位同事总会觉得他的头脑不甚灵光,会做出一些令人诧异或发笑的事。而事实上,他也是愚蠢的离奇,但是他的愚蠢是一种非常精巧的愚蠢,因为直到我们分道...

TOP